TAIWAN DANCE PLATFORM LOADING
https://taiwandanceplatform.tw
報導

敢觀舞台:創作、保存與連結–「2018台灣舞蹈平台」講座我見

文:聞一浩(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

十一月初到了高雄,參加了兩年一度,今年第二屆的「台灣舞蹈平台」,本屆以「亞洲製造?!」為策劃主題。細看節目,演出環節十三個作品中,十一個為亞洲編創人員的作品,還有戶外放映,不同的舞蹈及書寫工作坊和公開講座。三個公開講座分別從創作、保存傳統及建立網絡為主題,反映了主辦者、剛開幕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當代舞蹈藝術發展的觸覺及視野。

 

舞蹈構作的作用及位置

雖然在戲劇創作中,戲劇構作這工種已有一定歷史,但在舞蹈創作中,這還是新興的概念和位置,在香港也是過去幾年才開始有舞蹈構作這概念和討論。如何實踐及具體作用或工作為何,不論編舞或業界其實仍不太清楚。這次衛武營的公開講座《揭開亞洲當代舞蹈構作的面紗》雖然強調了亞洲,但主講的「亞洲戲劇構作網絡」創辦人林孝賢觸及的概念或定義,其實是國際共通的。這個講座結合了講解及模擬練習。林孝賢條理清晰地說明「戲劇構作」這工作範疇(dramaturgy)與職位( dramaturg)的分別──前者是關於編舞如何建構作品,創作時該當思考的東西,後者是一個協助編舞理解/處理上述問題的人。

儘管他擔任了舞蹈(戲劇)構作這職位多年,但林孝賢不諱言有沒有舞蹈構作這崗位的人並不重要,「構作」 這工作依然存在,只是可能由他人如創作者、監製等負責。他提及許多人(如委約創作的藝術機構)常誤解了舞蹈構作的作用。他指出,「舞蹈構作不是來解決創作人的問題,他們不是與編舞『聯合創作』,也不是來修正作品」。舞蹈構作是為編舞提供「另一雙眼」,在創作過程中去協助創作人思考及作決定。

記得八月底在德國國際舞蹈博覽會中相關題目講座中,兩位從事舞蹈構作的講者也提出相近的看法。另一點兩次講座講者均提及的是「信任」,編舞與舞蹈構作要能彼此信任,舞蹈構作才能發揮作用。因此,若非早已認識,編舞與舞蹈構作應要溝通清楚才好開始合作。

為了闡明舞蹈構作的工作,林孝賢設計了模擬練習:參與者分成兩組,各自利用講座空間創作了一個短篇,然後「演出」,他就根據所見的發問,每個問題都讓編創的一組思考每個選擇背後的含意。這練習讓參加者對舞蹈構作這職位的工作有多些了解。而整個講座對創作人或者有意從事戲劇構作的人都相當有啟發性。

 

身體是座圖書館

在創作以外,大家近年也關注傳統如何承傳下去,文化背景各異的不同亞洲地區的舞蹈傳統如何影響着今天國際舞蹈潮流的發展,以至最微小,但也是最基本的–我們的身體如何記載自身的記憶。這次台灣舞蹈平台其中一個公開講座,便是由衛武營節目組國際事務組組長張欣怡主持的《我的身體是一座圖書館》,講者包括在這次「台灣舞蹈平台」有演出的旅澳洲日本舞蹈家藤村隆一、旅居日本的印尼舞蹈家里安多,以及沒有參與這次台灣舞蹈平台演出,但我們曾到訪的蒂摩爾古薪舞團之編舞巴魯.瑪迪霖。

儘管三人對身體作為圖書館這個題目其實沒說得很多,但三位舞蹈家與在場的觀眾分享其習舞的過程,從自身經歷出發,已叫人看到身體如何默默地記下了傳統文化,如何承傳着所學與自身的歷史。蒂摩爾古薪舞團編舞巴魯.瑪迪霖在台北學舞,最後決定回鄉,與姐姐創辦舞團,以身體承傳排灣族的舞蹈傳統。他們不是講求族裔內的承傳,所以舞團中也有非排灣族的舞者,他們希望透過舞蹈的身體,將部族藝術的精髓保留,從其新作《Calisi.斜坡上的婚禮》的選段可見,瑪迪霖將一些排灣族的文化傳統化成動作元素,融入作品之中。

另一位印尼傳統舞蹈「凌雅」(Lengger)舞者里安多,則希望透過身體去呈現這種跨性別舞蹈的特質。「凌雅」傳統只有男舞者,由男性作女性打扮演出,當中對性別的看法也相當特別,認為人有男、女、女男、男女及包括以上四性的第五性,性別可以流動。由於這種在鄉里間流傳的傳統日漸消失,在日本及歐洲發展的里安多每年都回鄉辦舞蹈節,讓一些年長或已退休的「凌雅」舞者繼續跳舞,希望傳統繼續。而他自己也將「凌雅」舞蹈的元素,用於作品中,希望將這傳統舞蹈的特質,介紹給不同地方的觀眾。

另一位舞蹈家藤村隆一的情況有點不同,他不用背負什麼傳統,但他的身體記載了他與舞蹈的關係,如何在成年以後跟舞蹈真正結緣。當中許多的故事,許多非修讀舞蹈出身的舞蹈家會有共鳴。

 

網絡連結的重要

創作、保存,如何讓作品接觸不同地區的人士,就要靠建立網絡,讓人家有機會認識自己。香港近年積極支持舞蹈家出外,便是例子。但在當今國際文化交流頻繁,而文化預算緊縮的大氣候下,成立網絡、互通訊息、整合資源其實相當重要,在衛武營行銷經理洪凱西主持的《亞洲當代舞蹈網絡及東南亞舞蹈編創者群像》講座中,亞洲當代舞蹈網絡(AND+)的核心成員,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院長陳頌英及亞歐獨立製作人Jala Adolphus便介紹了在今年五月成立的亞洲當代舞蹈網絡,希望連結亞洲區內不同的舞蹈場地或組織,再與歐美不同地區的舞蹈網絡聯繫,在區內以至國際間進行跨地域及洲域的合作構想。這些業界內的溝通,相信對未來亞洲舞蹈發展有積極的影響,就像這次介紹了一些東南亞的舞蹈編創人,可以協助彼此認識區內不同地區的舞蹈面貌,也可以促進區內的創作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