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DANCE PLATFORM LOADING
https://taiwandanceplatform.tw

非常感謝衛武營給予舞躍大地得獎者來此觀摩與學習的機會。2018衛武營舞蹈平台邀請許多國際上備受矚目的作品、編舞家,以及策展人聚集於此,是個極具意義的活動;曾經我也參與過「新加坡M1舞蹈節」和「香港城市當代舞蹈節」的演出,此類平台對於編舞者而言是個很棒的交流機會,能透過不一樣的舞蹈作品相互認識,同時了解不同國家的舞蹈文化。

 

此次觀看的作品中,由簡晶瀅所編創的《禿鷹》讓我印象相當深刻;舞台上的她,體型雖然嬌小,但對於舞蹈詮釋時的爆發力卻不容小覬,使人期待她下一個動作的發生,更讓台下觀眾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舞作描繪著禿鷹在生命將盡,往烈日高飛直到自己融化殆盡之時。作品中除了舞者以外還有兩位音樂家共同演出,台上的電子樂配合人聲音效環繞在整個劇場內,音樂的起伏搭配舞者的姿態,時常讓我滿身雞皮疙瘩;其中一個段落,舞者用腳指抓著髮尾,做出一些高難度的翻轉和身體扭曲動作時,腳指與頭髮不停地互扯,呈現自我內心掙扎的狀態,試圖突破生命的盡頭,前往人生另一個境界。最後舞者單腳站立於舞台,努力找到自我平衡的狀態,更突顯了禿鷹對於生命未知的動盪不安,在經歷了百般波折後、仍然嘗試一切找尋身體平衡的方法,吐下最後一口氣跌入那深淵的黑紗谷底……。

 

在台上舞者非常專注和用盡全身一切的可能性在詮釋角色,常會讓我能夠快速地進入作品的氛圍裡,也能體會舞者對於「舞蹈」這件事的堅持就如禿鷹面對死亡一般勇猛—在舞蹈的路上總會遇到許多波折,但內心依然堅持自己所熱愛的,以及在這條路上所帶來的成長與改變。

 

第二天觀看了另一支舞作《SPLIT》,這首作品是由丞舞製作的藝術總監—蔡博丞所編創,這首作品於去年台中歌劇院首演;當時作品的內容與此次有些許更動,但其架構核心仍是以「多重人格」的真人實事文學作品—《24個比利》為寓意出發,反思人類的各種不同面向。舞臺上使用了兩面白牆背景,但於搭配螢光燈時,牆上開始產生了黃、紫色的水紋線條,就如人類個體的思緒或是記憶,整齊有時,紊亂有時,似乎隱喻著日時所呈現的自己最好的一面;但當黑夜襲來時,心裡思維開始雜亂或像狼人一樣,化身為「另一個自己」—開始變異與分裂的人格。印象中的一段是舞者們慌亂的在舞臺上四處奔竄,而舞者們透過白牆上,許多俱巧思的設計機關,從一個小窗角的門滾入另一個空間,就像五種不同人格在同一肉身軀體裡抉擇、搗亂;牆角旁坐著一位小女孩,就像是最保有初衷的自己,卻因懼怕「另一些自己」而選擇躲藏,等待有自己能展現的時機。

 

回溯自身在過去的編創歷程當中,也常面臨許多的壓力、思考;有時換個角度,站在舞者抑或觀眾的視線來看待事物,便常能體會「角色轉換」所帶來的心境。另外,當我與家人或年齡較小的孩子們相處時,其實也同樣需要採取換位思考的方式來與他們相處、溝通,求取自己與他人能達到「最平穩的關係」。一部份的我可能就如蔡博丞所述,也許此時我就正以著另一個人格或思維,在寫這篇心得文章。這種關於「人類與人格」的議題,的確是值得去深切思考和討論的。

 

在這兩天裡,我也觀賞了許多相當精彩的演出,例如來自韓國、日本及香港等世界各地的作品;深覺能在衛武營這個平台欣賞這麼多的演出著實值得。「生活即是藝術,藝術即是生活。」我所認同的藝術價值觀是,無論你身在何處,只要「用心」感受日常生活裡出現的各種人物、行為、現象、等大小事,它們都能夠成為平時創作的取材來源,再運用創作者的思辨與視野,將其轉化成獨一無二的作品,各領風騷的藝術契機。

廖健舜

2018舞躍大地舞蹈創作比賽-優選《Deep Web》編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