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DANCE PLATFORM LOADING
https://taiwandanceplatform.tw

從北半球到南半球、從日本到澳洲,就像是身體的出走,日籍編舞家藤村隆一在另一方的國度找回靈魂真正的渴望。

一位素人藝術家進入舞蹈是意外,但也或許生命本該是如此的節奏,從小播下的舞蹈種子其實一直等待著,等待被遺忘了22年之久對舞蹈的渴望重新被燃起,一個東方的身體在西方的現代舞蹈中被開啟,舞蹈讓自己發現最真實的自己,並成為實踐自我的信仰,而這個信仰最終讓這位表演者站上世界的舞台,舞蹈是他表達自己,連結內在情感的方式;舞蹈也成為他與世界溝通的語言。

 

表演一開始,一位穿著西裝畢挺,傳統上班族打扮的說故事人現身,描述著自己從小的生長經歷,敘說著自己在一個醜陋的工業小鎮裡長大,在踏出自己的家鄉之前,生命是一條世俗既定的路,平凡黯淡就像身上那襲暗色西裝;然而從小播下的舞蹈種子,卻在異鄉意外地開始發芽,一個東方身體進入西方的舞蹈世界,退去黑色的西裝,粉色上衣和紅色短褲顯化了兩者在身體上的衝突,解放的強烈奔向身體與個體意識的自由之路,脫掉西裝的動作也意味著退去的文化束縛和舊有生命的自我禁錮。

 

脫掉西裝更像蛻去舊殼,打開了喜歡舞蹈的身體。

 

表演者開始闡述在西方舞蹈課程裡探索肢體動作與身體感知的經驗,輕鬆簡單的動作搭配明白易懂的語言,延伸、攀爬、滾、墜落…..等當代舞蹈訓練肢體能力所常運用的上課素材,加上富有生命趣味的故事,編織為有趣的舞蹈敘事,邊說邊舞蹈,將他的舞蹈與生命回顧,展現於觀眾眼前,生動明白的肢體及語言,皆以幽默的方式傳達給觀眾,而後舞蹈段落漸漸發展,帶領觀眾一起見證他所經驗的學習之路。

 

作品運用了多樣的表達方式,以詼諧幽默、輕鬆的肢體動作來分享自身的生命故事,也藉由聲音語言及文字輔助生命故事意涵,讓觀眾看見表演者以舞蹈來實踐更多元和真實的自己。

自學舞蹈的過程,也是探問生命意義的過程中,表演者拋出對於生命流逝的感受和自我提問(How did I get here?),進而更確定舞蹈成為生命信仰的力量,生活裡不可分割的渴望及養分。

 

如這個作品「我的舞蹈之路」的名稱,表演者以簡單明白的方式,展現了編舞者想透過舞蹈分享的真誠,既是表演者也是舞蹈的生命故事,透過作品喚起觀者反思自身的生命信仰,什麼是存於內在真正渴望的信仰? 甚麼是可數的未來值得珍惜的事物?

 

編舞家藤村隆一沒有經歷專業舞蹈科系的訓練,他的身上沒有特定專業技巧的琢磨痕跡,但二十多年在業界大量專注的學習,讓舞蹈在他的身上呈現出另一種深度,是一種誠實、內斂的累積力量,特別是在這個作品,他所傳遞給觀眾的是一份誠懇的邀約,邀請觀眾一起進入他的故事。

 

「我的舞蹈之路」作品,肢體舞蹈及故事敘說,使用的是世界較通行的語言,但舞者的表演風格,卻仍流露出濃厚的日本式詼諧和幽默,這也讓我這位觀者省思生命與文化的根基,不論到哪裡,學習了甚麼新的事物,都要以廣納的思維、讓新的事物來豐富原有的根,而非拋去本我,試圖成為那個所追求的文化與事物!

 

回視來處、尋回自己的根源,是讓生命更有深意更廣闊的泉源,才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坦途。

董桂汝

英國倫敦當代舞蹈學院碩士,WeArt表演藝術平台藝術總監。2014年文化部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藝術家並為奧地利維也納舞蹈音樂工作室合作表演者。多方參與跨界藝術創作和演出並深耕社區舞蹈教育多年,現任教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台南社區大學、台東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