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DANCE PLATFORM LOADING
https://taiwandanceplatform.tw

整場演出分為三個清楚的段落,以空間區隔演出段落,帶領觀眾在移動中參與演出,體驗舞蹈敘事。

移動,是表演到表演的過度;移動,也是觀看到觀看的過程,在移動的旅程中,體驗到我們就像一群動物,為了生存,進入環境、探索世界,展開遷徙之路。

第一段演出,運用衛武營榕樹廣場 :

以平凡無奇、民眾常見的警戒線在地上圍繞框限出表演空間,讓觀眾得以用最近的距離親近舞者,打破舞台鏡框式的觀演介面,體驗無距離無形式的觀賞經驗。

舞者則在人群的包圍中,從不同方向穿越人群走進來,在節奏強烈的音樂聲中開始舞蹈,舞者的身體呈現就如作品名稱<<Hydra>>訴說的九頭蛇意象,身體的線條力道清楚,充滿連結大地能量的重心運用,每個腳步和旋轉都能感受到身體往下扎根的力量,移動於空間之間,透過肢體的運用,特別是上半身的展現,表達出九頭蛇神話的文化圖騰和符號。

 

拋接式的獨舞接連發生,舞者輪番獨舞,並拋出訊號讓另一位舞者上場,舞者使出全力專注舞動,也專注於彼此的獨舞,等待對方拋出「輪到你了!」的訊息,似乎遺忘了觀眾的存在;舞者只專注於為自己、為對手而舞,就像動物社會那樣地為自己的領地而奮鬥,為爭奪配偶而戰鬥,是奮戰也是宣示。

舞者們專注地看著彼此,全力投入一場緊迫危險的權力展示,展演的對象不是觀眾而是舞者彼此,專注的身體展現,引領觀眾參與其中,一起見證這一場「領袖的誕生」之戰,直到其中一位舞者得到戴上桂冠的權力,取得發言權,成為帶領群體移動的領隊,也讓展演進入下一個空間及舞蹈段落

第二段表演,編舞者善用音樂廳開放空間:

從第一段開放式的四個觀看面向,縮減為兩個面向的觀賞角度,舞台的定義較前一階段清楚,表演也有別於第一段全男舞者,轉為兩位嬌小的女舞者一同出現,開展另一階段的舞蹈對話。

 

第二段落的動作語彙,完全去掉手部的姿態展現,而從脊椎軸心出發,開啟動作,貫串流動全身,身體內在迸發的連動性成為舞蹈主軸 ; 身體節點(關節與關節)之間相互牽引出線性流量,就像蛇的軀體流動,蘊富柔軟又有力量的移動能量;而這身體的流動,也恰和室內天頂的圓弧流線相呼應, 穿透整個視覺空間。

舞者順應身體掀動、軸心轉動,所發出的呼吸聲,是兩位舞者肢體對話的節奏,是環境音樂,也是表演起始與結束的訊號,但後段以鋼琴聲音加入,也像是給舞者的訊號,啟動段落轉折,給舞者持續、延綿的重復動作,一種很純粹的當代性,離開敘事的線性想像,帶領觀者回到舞蹈與肢體美學的觀賞。

 

第二表演段落結束,頭帶著九頭蛇皇冠的表演者隨後出現向觀眾致意,也繼續帶領觀眾移動進入下一個空間!

表演尾聲,移動來到音樂廳:

這個段落,是一段身體全然的旅程展開,爆發出伴隨著音樂蘊含當代現代舞放鬆技巧(release technique)的身體哲學運作,開啟更豐富的肢體能量,舞者用身體建構出層次交錯的畫面,讓觀眾在身體的觀賞中,感受到更強烈的音樂性。

《Hydra》這個作品,穿越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三個不同空間

觀賞的角度由開放的四面來到兩面,到最後回到傳統的鏡框式觀演面向。不同的表演環境,不同的觀看視野,舞者身體的展現由顯現的上半身動作,來到第二段去除四肢的軸心啟動,強調身體的流線,最後一段則是全身性的呈現,一層一層地帶給觀眾在這一個半小時裡清楚分明的觀賞體驗。

 

對觀者來說,這是一場能引領觀眾品賞當代舞蹈的絕佳體驗機會,作品結合不同的表演空間,創造觀演視角與聯想,展現作品想傳達的純肢體美學,特別是第一段舞者互相拋接獨舞,特別令人聯想到動物世界裡的競爭,是專注比美,而不是人類搶奪資源的自私醜陋。

 

一件舞作,能夠提供給觀賞者的不只是舞蹈技巧,創作者透過舞蹈所呈現的美學理念,都能帶給觀眾多樣的啟發與想像延伸,這也是表演藝術作品可貴的價值所在。

董桂汝

英國倫敦當代舞蹈學院碩士,WeArt表演藝術平台藝術總監。2014年文化部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藝術家並為奧地利維也納舞蹈音樂工作室合作表演者。多方參與跨界藝術創作和演出並深耕社區舞蹈教育多年,現任教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台南社區大學、台東大學。